查看更多

Freeman Jinhui

『旅行记忆』传奇和诗意欧陆风光

国家地理摄影:

摄影师陶羽:



[40张精选:这两年拍摄的欧洲城市风光照片]


三年时间,一两个月出门一次,往返于英国和欧洲大陆之间,走过几十座城市,过程中开始热衷于风光摄影,并尽可能把每个城市最美的一瞬纪录下来,今天便借Lofter的活动,整理旧图景,回忆下这些年所见之欧陆风光。


奥地利Hallstatt:因为被称为欧洲最美小镇,第一次旅行,便慕名而来。Hallstatt依山傍水而建,清晨有雾气弥漫,傍晚有夕阳映山。湖水由周围山泉形成,清澈见底,曾想起自己在英国居处经常喂养的大雁、天鹅,不禁欣羨这里的鱼禽。




奥地利Salzburg:莫扎特的故乡。这里光彩而寂寞,你可以登上全市最高的城堡,俯瞰夕阳与夜景,而那位伟人的肩膀却至今未有人登上。




奥地利Vienna:有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,至今仍然繁荣显赫。不同于欧洲古城对历史残垣的留恋,在维也纳,中世纪古老、宏伟的建筑都会被粉刷打扮得光鲜干净。而且走遍每一条街道,绝找不到那种美式大城市底层的暗角。它不需要把年代烙成勋章戴在胸前,文化、音乐、历史都已沉积在城市的整体氛围之中,当代风采与历史底蕴相得益彰。




德国Neuschwanstein:第一个让我惊喜的地方,尤其在清晨,秋后,美如童话故事。




德国Hohenzollern:这里有比迪斯尼动画更精致的城堡,一山连一山,有爱人相伴,于高处赏日月星辰,夫复何求。




德国Berlin:萧瑟的历史,沉静的强大。众所周知,两次世界大战都由这个国家发起,但又不可否认37-38年间,西门子也曾在南京保护了约25万中国平民。这次欧洲难民潮,德国又接受了最多的难民。经历了战争的破坏,经济的恢复却是突飞猛进,不禁让人寻味是什么样的民族精神让这个国家历经喧嚣而屹立不倒。





瑞士Geneva:欧洲的会客大厅,汇集了能想到的各大世界组织、协会,收拾的干净整齐,有现代化的舒适、便利,少了欧洲城市的厚重、朴素。有人说它缺乏历史文化沉淀,是欧洲的“暴发户”,但瑞士的大好河山、宇宙自然,却不把历史文化放在眼里。



瑞士Laussane:欧洲不乏用自然风光装点的城市。Laussane却是用城市来装点自然风光。在这里山水是主人,房屋道路只能攀附屈从。



捷克Prague:捷克的经济情况并不太好,唯独布拉格如此欣欣向荣,夜夜狂欢。在教会判“异端”火刑时,市民庆祝游行;在苏联坦克碾轧进城时,它也毫不反抗。现在坦克变成了旅客,城区的喧腾笙箫日日由入夜延至黎明。一座城市建在七座山丘之上,有大河蜿蜒贯通,河上有十几座精致俏丽的大桥,再加上连绵不断的古典建筑,街头密集的画室、艺廊、表演者、演奏家,这座城市真可把远近旅人汇聚一家,不分彼此。



捷克Cesky Krumlov:本是旅行中无意间找到的目的地,到后才发现是另一个声名在外的欧洲最美小镇。它当之无愧。最重要的是这里相比仅仅为开发旅游业而建立起来的设施,城市本身的内容更加丰富。





捷克Loket:有着捷克一贯的建筑风格,红顶彩墙,清新明亮,山环水绕,安静怡人。




意大利Cinque Terre:来这里都是喜欢它的色彩。





意大利Santa Magdalena:意大利北部山区,山川连绵不断,很多小镇坐落在山腰或峡谷中,公路并不难走,但是盘上盘下,几十公里间距的目的地可能也要开上一两个小时。但是路上绝不无聊,山间大大小小的村落、雪融湖,皆是精致静谧,有如仙境。





意大利Monte Paterno:北意大利的居民是非常虔诚的,路上会常遇到大小神庙,连海拔3000米的高峰上也建有迷你教堂。这里周围其实还有更多山峰可以探索,如在Monte Paterno Kofel买的一个冰箱贴,便列了六座形态各异的山峰,有时间可以一一登顶的话必是难得的体验。


西班牙Madrid:舒适的大都市。它不像伦敦那么繁忙,也不像柏林那么陌生,独具闲散与便利的首府在欧洲仅此一处。



西班牙Castillode Consuegra:西班牙也有风车村!这个小镇很特别,没有车辆、见不到人,连人为的声响都听不到,要不是走到中央广场看到热闹的酒吧,真是不敢早起来此看日出了。



西班牙Avila:典型的西班牙老城。整座城市被城墙包围,几个出入口很窄,比较适合步行入城。城内餐馆最有名的菜就是烤乳猪,4-6个人可以点一整只,试着点了一盘,不过看到菜的英文名字实在不忍推荐了(直译是还在喝奶的猪baby T T),大家来了不要吃,跟普通猪肉没区别。



西班牙Tenerife:位于摩洛哥西部的西班牙属Tenerife岛,在国内还比较小众,但在欧洲是和西西里、圣托里尼并列的三大度假胜地之一。这里有欧洲人最看重的沙滩、阳光,还有彻夜不关门的购物中心、餐饮、服务业。岛上有以仙人掌为主的植被、各式山脉、火山地貌、礁石、沙滩。从Santa Cruz出发去Bejia中途的半山腰便能看到岛中部的民居还有远处岛上最高峰Pico del Teide。据说那里有地球上最像火星地表的地貌。

葡萄牙Lisbon:地处欧洲大陆的最西端,在人们还不知地球形状的古代,这里便是地之尽头。这里同时有着光鲜的高楼大厦和破败的底层院落,贫穷与富贵一墙之隔,沧海与大地一线而分。



法国Paris:波德莱尔眼中的“万恶之都”,它汇聚各方艺术名流,又很快让游客体验到什么是食色性也——广场街头,情人肆无忌惮的接吻;工作日又可以享受三个小时的午餐。欧洲旅行的话,巴黎是必定要去的,但“假如你有幸能在巴黎生活,那么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,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”(海明威)。



法国Bordeaux:有十几万公顷葡萄园、八千多家酒庄。波尔多的市中心则古色古香,有着暗红色、圆润而不腻的建筑。



法国St-Emillion:到了波尔多,便该去St-emilion镇上看看。当天阴雨,未到时觉得拍摄环境不佳。但当走进这个小镇,才知水雾弥漫正好展示这座小镇最平实幽静的一面。倘若再来,一定还要选在细雨飘飞的时节。



法国Chamonix:这里有3842米的南针峰和4810米阿尔卑斯山脉最高峰勃朗峰。镇上有缆车可直达南针锋,高处气象万千,看云聚云散知世事无常,啸傲山间感天地恒昌。




英格兰London:在这里生活了六年,因为摄影认识了两个好基友,到现在他们一个拍人像,一个拍活动,都挣钱了,只有我变成了一只“风景犬”(某位Lofter好友说风光狗不好听,特别起了个学名)。英国对我是一片太熟悉的土地,要写点什么反而说不清了。





北爱尔兰:这里太小了,相当于一个北京城,那便当一个城市来说吧。心念爱尔兰只是因为青春年少时读痞子蔡的小说:爱尔兰咖啡要加一滴眼泪喝。
爱尔兰咖啡其实是一款鸡尾酒。故事讲的是一位酒保邂逅了一名气质高雅、只爱咖啡的空姐。由衷的思念,让酒保终于把爱尔兰威士忌和咖啡调制在了一起。一年后,酒保终于有机会为他思念的女孩调了这杯爱尔兰咖啡。调制时因为无法抑制住思念的激情,幸福得流下了眼泪。酒保用眼泪在爱尔兰咖啡杯口画了一个圈。所以,第一口爱尔兰咖啡的味道,便是思念。这里有不少“权力的游戏”取景地,巨人之路,黑暗树篱,沙滩、古堡,那是引人朝圣的大场面,但对北爱的情感,还是更愿意寄托在酒保真爱的小故事中。





冰岛:虽然也有首都和“繁忙”的小镇,但它的风光全在荒蛮,冰岛的魅力全在严冬。上个月完成了冰岛逆时针环岛旅行。除了景点间约一千公里的往返路程,环岛大概是2000多公里,去了冰岛外环普通轿车能到的大多数景区。冰岛的路还没修完,内环一些更加天然、未经开发的峡谷、火山只能留给下次了。此文的最后一地便以北欧的明珠为结尾,脱离了城市,感受自然的力量。






在欧洲还有很多有趣的地方没有提及或未曾拜访。不管后面发多少图文,我会回到这篇小文里编辑、更新,把欧陆风光写的更全面。


匆匆结笔,附一段拜伦在《希隆的囚徒》中所写的寓言:自由与自然紧紧相连,它们很可能同时躲藏在咫尺之外;当我们不能越过咫尺而向它们亲近,那就是囚徒的真正含义。


评论
热度(855)
  1. 清三月摄影师陶羽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偶尔 想念 伦敦。想念 巴黎。 anyway_
  2. 玉柱峰喀秋莎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天使喀秋莎 转载了此文字
©Freeman Jinhui | Powered by LOFTER